东土大唐 | 脏话,到底能多脏?

作者:东土大唐三俗和尚    标签: 专栏 东土大唐三俗和尚 脏话 2016-04-21 14:47:10

文 | 东土大唐三俗和尚

[专栏作家,微博大V,《我这一生都比别人跑得慢 》作者]


如你所知,任何民族的语言,最有艺术性、最具群众基础,最喜闻乐见、最推陈出新的,永远都是脏话。有个规律,若想学电脑,游戏是捷径;若想学语言,骂人可速成。




不信去看看身边那些英语不怎么灵光的人,他们张嘴说不来几个单词,但F开头K结尾的却个个都是掌握得很熟练的。




中国地大物博,民族众多,汉语又历史悠久,博大精深,脏话库也因此琳琅满目,极具东方色彩和地域风格。但无论脏话是什么样的,其实都万变不离其宗,最后都要归结到攻击一个目标上来。




鲁迅先生说他生长在浙江之东,那里骂人的目标专一以“妈”为限,绝不牵涉旁人。但是后来走遍各地,才惊异于国骂之博大:上溯祖宗,旁连姊妹,下递子孙,普及同性。




我看到这里便经常想对应的都是哪些脏话。上溯祖宗应该是“他奶奶的”;旁连姊妹过去没听说过,现在倒有一句“你妹的”,下递子孙也是不多见,而普及同性则时常听闻:“你大爷的”。




这些脏话并不仅仅说与人听,有时还施于禽兽。鲁迅举了一个亲眼见到的例子:

一辆煤车的轮子陷入很深的辙迹里,车夫便愤然跳下,出死力打那拉车的骡子道:“你姐姐的!你姐姐的!”

鲁迅先生总结,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脏话,当为“他妈的”。



/"他妈的”,我那么多文章你就记住我这篇?!/


他分析说,这词象征着华夏民族的优良传统。因为它前面省略一个动词,哪个动词自己猜;后面又省略一个名词,哪个名词也请自己猜,所以含蓄的紧。且从嘴里迸出时,极干脆,极痛快、极爽朗、极愤慨、极犀利,极市井。




这个词还有足够的中国特色,不似圆明园里的文物。抢之不去,毁之不灭。过去多少洋人想翻译,都碰到了困难:




  • 德国人一贯科学,严谨,翻译成“我使用过你的母亲”,谨慎得宛似一份说明书。

  • 东洋人则充分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其乐融融,翻译成“你妈是我的母狗”。



有含蓄的,便有直爽的。也有人喜欢把“他妈的”后面省略的那个名词直接带出,在语气上显得更为愤慨。




不过带出来的那个名词又因人而异的,有人喜欢用生殖器,有人喜欢用内脏,如“顶你个肺”,有人喜欢用“腿”,如“你奶奶个腿”,四川那里还有说“你先人板板”的,可见部位倒不是特别重要,表达愤怒才是主要目的。




脏话多市井,难登大雅。但这个世界永远不乏吃螃蟹的勇士。


深圳几年前曾有位陈先生,因不满5年来努力维权的结果,遂粪土当今司法人,在自己的上诉书中写了一个大大的“操”字。法院判决:乱操有罪,拘留十五天。




没过多久,又有一位广西的法官,在草民的诉状上留言“狗日的”。法院也有判决:狗日有理,批评即可。批评狗日的,拘留瞎操的,法官和草民说脏话的待遇完全不同,也算是具有我国的特色了。




脏话有时是极具攻击性的,所以在NBA赛场上,互飙垃圾话影响对方的状态已是每个球员必备的技能。魔术师约翰逊曾说:雷杰米勒、拉里伯德和乔丹是最厉害的三个垃圾话高手,当然后来的佩顿、加内特、卡塞尔、拉希德华莱士也毫不相让。



/左一为乔丹/


我听过的最奇葩的一句垃圾话是克劳福德嘲讽安东尼的:我队友睡了你的母亲。在睡对方女性亲戚的问题上,还要把机会让给别人,克劳福德可真是一名绅士的美国好队友。



/克劳福德嘲讽安东尼/


《厚黑学》曾说,世上有两种事,一种是只能做,不能说,比如厚黑学。另一种则只能说,不能做,比如“X你妈”。所以脏话往往只重在侮辱,所说的内容并不代表会成真。


/看《厚黑学》作者就知道书有多厚黑了/


但凡事都有例外,我以前看到一条新闻,是英国某士兵娶了战友的母亲。这位战友看着该士兵与老娘步入洞房,回想曾经和他吵过的架骂过的脏话,忍不住轻轻感慨了一句:原来“X你妈”不只是说说而已。




最后,分享一些名人脏话语录,都是听说的,真伪未知。


★这幅操蛋的画明明就很像她。——毕加索

★你们他妈的都准备好了吗?——麦当娜

★为什么?因为操蛋的山在那里啊。——埃德蒙•希拉里(新西兰登山探险家)

★这不是他妈的真枪吧?——约翰•列农

★没关系啦,这里只有我和你,没他妈什么人知道。——比尔•克林顿

★我他妈真想抽你!——冯小刚






微信号:字媒体
一花一世界,一词看天下



0
讨论区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