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大师谈恋爱,“腻歪爱称”甜到中毒!

作者:字媒体    标签: 趣读 腻歪爱称 2017-04-12 10:42:44

文丨字媒体(微信:zimeiti-sogou)


不久前,《见字如面》、《朗读者》这些高逼格的文化节目在电视上火成了一股清流。



不过虽然说是文化节目,但人家虐起狗来简直比偶像剧还甜啊!各种大师级的情书听得文字君热泪盈眶,少女心泛滥!



不过说到撒狗粮,光是民国大师们在书信里给对方起的爱称就甜到有毒! 



这其中当然少不了我们的撩妹圣手徐志摩!



虽然徐志摩对张幼仪来说挺渣的,但他对陆小曼绝对是用情至深。各种腻歪的爱称一听就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他最喜欢叫陆小曼“龙”,而且是各色各样的“龙”!



从杨过同款的龙儿、龙龙、小龙,到见缝插针秀恩爱的“龙,我的至爱”、“ 我唯一的爱龙”、“我最甜的龙儿”,简直比“你是我的心,我的肝,我的宝贝甜蜜饯儿”还肉麻。


/志摩老师,你要的龙来了/


不过,徐志摩这么爱叫陆小曼这个名字不是没有原因的,原因就是这个名字是他自己取的……



我们都知道在徐志摩的书信中,陆小曼还有另一个高频昵称“眉”,但“眉”是来自于陆小曼的别名“陆眉”而徐志摩用“龙”来称呼一个大姑娘,难道在陆小曼身上看出了龙傲天的气质?!



当然不是,这不徐志摩赶紧在《爱眉小札》里解释了:


“眉,你真玲珑,你真活泼,你真像一条小龙。”



所以是“小龙”是玲珑活泼的意思,而不是“龙傲天”哦,具体可以参照俊疾山上的小黑龙。



不仅仅是对陆小曼,徐志摩肉麻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落款里爱的自称简直让人老脸一粉,不仅有你的顶亲亲的摩摩、你的“愚夫”摩摩,还有摩摩吻上九日、摩摩的亲吻、摩亲吻你……哔哔哔,这里有人在写小黄文。




钱钟书在《围城》里有一句名言:


“老年人的爱情,就像老房子着火,没得救。”



这句话用来形容遇见韩菁的梁实秋再合适不过了。梁实秋晚年时爱上了比自己小三十岁的韩菁清,甜言蜜语里也是满是宠溺,动不动就是“小娃,我的爱”、“最最亲爱的小娃”



连自我感觉也返老还童了,像中二少年般自称“你的人,秋”……韩菁清刚开始还犹豫着,毕竟两人是老少恋,梁实秋的发妻又逝世不久,但被他这么肉麻地一唤,心都苏了,也像小女孩般羞涩地回应“我最最宝贝的小秋秋”,真是情人眼里出少年啊……





不过以上这些还算是甜得正常的,有些文人这恩爱秀得就有点画风清奇了。例如我们的大文豪鲁迅。



大文豪的脑回路常人get不到。他们一本正经地谈恋爱,但鲁迅对许广平的称呼却天马行空, 有形象贴切的“乖姑”,有充满蕴意的“小刺猬”。当时鲁迅有老婆,和许广平又是师生恋,自然受到不少质疑。



这不,有骨气的鲁迅就直接用“枭蛇鬼怪”指代许广平:


“我对于名声、地位,什么都不要,只要枭蛇鬼怪够了。不过不必连助教都怕做,同事都避忌。倘如此,可真成了流言的囚人,中了流言家的诡计了!”




枭蛇鬼怪是丑恶之徒的意思,言下之意是你们抨击我的恋情可以,但我就是爱你们口中的“枭蛇鬼怪”许广平,你们能拿我怎么着! 



没想到鲁迅是个傲娇的鲁迅。后来1929年许广平怀孕,鲁迅又放了个大招:


“八月间,我们要有小白象了。”



因为林语堂曾经夸鲁迅其人如白象般珍贵,所以当鲁迅把许广平叫成“小刺猬”时,许广平就在信中回敬了他一个“小白象”,毕竟这样才能证明两个人属于同一个世界嘛!虽然是动物世界……



不过,看起来鲁迅对这个爱称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连未出世的孩子也被提前安上了这个名字,真是心疼连昵称都要跟老爸共用的海婴。




民国时的著名翻译家朱生豪和宋清如给彼此起昵称的脑洞可以绕地球三圈。



两人因诗生情,十年爱恋,十年等待,十年诗文传情,共同翻译莎士比亚戏剧,连爱情都是莎翁式的海枯石烂。


朱生豪短暂的一生中给宋清如写了540多封信!送给宋清如的爱称连起来更是可以绕地球三圈。



因为宋清如的年龄比朱生豪大一点,他便叫她小姐姐。震惊!如今风靡网络的“小姐姐”竟然在民国就已经出现了!



虽然含义没有如今那么污,但潜台词都是一样的,小姐姐有时间带小弟弟一起玩吧,棒棒糖分给你吃啊!



不过可能朱生豪觉得叫姐姐把爱人叫老了,于是这个拥有神一般脑回路的青年就另辟蹊径称她为哥哥、弟弟、老弟、清如贤弟、澄哥儿……不仅混乱了年龄,还模糊了性别。真想知道宋清如收到这些信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我不管!宋清如老师也真是美哭了!/


不仅如此,在起爱称这件事上,朱生豪还是双标!他一方面叫宋清如“宋先生”,视她为最好的老师,却不许她反过来叫他“朱先生”,因为一点都不亲密:


阿姐:

不许你再叫我朱先生,否则我要从字典上查出世界上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特此警告。




你如果觉得这个霸道总裁的威胁真是弱爆了,那就请收下以下这记暴击吧!


亲爱的小鬼,我要对你说些什么肉麻的话好耶?我只想吃了你,吃了你。

鸭  廿五




真是细思极污,朱生豪不当小黄文写手真是可惜了!不过落款里的“鸭”又是什么鬼?不得不说,朱生豪的笔名真的很百变:

  • 悲伤时是伤心的保罗、魔鬼的叔父、绝望者

  • 卖萌时是小癞痢头、傻老头子、丑小鸭

  • 装逼时是快乐的亨利十三、堂·吉可德、兴登堡将军

  • 还有鲁迅同款的鸭、蚯蚓、臭灰鸭蛋,简直堪比川剧变脸!




朱生豪起昵称是随心情而变,而沈从文和张兆和通信里的昵称却充斥着满满的套路!

 


最开始女神张兆和看不上乡下来的沈从文,所以沈从文在信里提到女神只敢用代号表示,“B.C.”就是张兆和


而在大家闺秀张兆和面前,虽然沈从文那时已是被校长胡适寄予厚望的才子,却也只敢自称“乡下人”,于是就有了封著名的狗粮电报。



当时要见家长心里忐忑的沈从文发去电报:


“如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不久后就接到了张兆和的回信:


“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开心到飞起/


成功娶到女神之后,沈从文在信里发起糖来就理直气壮得多了。因为张兆和是家里的第三个女儿,他将她爱称为“三三”:


“三三,想起你,我就忍受不了目前的一切。我想打东西,骂粗话,让冷气吹冻自己全身。我明白我同你离开越远反而越相近。但不成,我得同你在一起,这心才能安静,事也才能做好!”



沈从文对张兆和爱得热烈而卑微,但他依然是幸运的。



跟民国大师们这些玩出花来的爱称相比,现代人千篇一律的“宝宝”、“亲亲”简直弱爆了啊!







0
讨论区
0/300